品书网
品书网 > 尹灵手札 > 第270章 祭祖大典

第270章 祭祖大典

手机阅读

雪一直没停,断断续续飘了三天。品书网手机端 m.vodtW.com三天之,尹清少又派人来给尹妙天改了好几次女尊的礼服,并且将祭祖的流程都教给了她。

三天之后,鹅毛大雪飞落而下,气温骤降。可举行典礼的现场却一人未少,被邀请的宾客也陆续到场,回廊下凉亭里设席,席间众人高谈阔论,不断有下人热茶烫酒。

典礼是正午,整个早晨和午,尹妙天都被尹清少带着,三叩九拜走访七大姑八大姨以及各位长老。等到一圈走下来休息的时候,尹妙天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膝盖疼和头晕,一午下跪磕头,简直像是成亲的时候的拜天地一样。

头的足金凤冠和发簪让她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尹妙天休息的时候想要将头发解下来,却被下人们制止。

倒不是说会坏什么规矩,只是女尊祭祀的发型过于复杂,外加除了发冠还有八把金钗,实在是难鼓捣。

尹妙天一想也是,早起来被摆弄了近两个小时才熬好的造型,想想一会儿还有祭祀词和舞,以及手里的法杖都是极沉的,尹妙天现在简直佩服尹白,之前那么多年,那么多次的祭祀她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如果现在饿了先吃点东西垫一下吧。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搞完是没时间吃饭的。“尹清少说着,已经端起了下人准备好的茶慢品了起来。

虽然之前的流程有告诉她,典礼会一直进行到黄昏,可一听到说不能吃饭,尹妙天还是有些小崩溃。刚想抱怨,可一想到尹清少是跟着自己挨饿,那她很高兴。她不好过,他也别好过!

这时候,立刻有人也端了一杯茶来跟尹妙天。这茶是女尊在祭祀当天唯一能喝的东西,这是规矩,和古代人吃斋念佛一样。这也是今天家主和女尊固定要喝的东西。

尹妙天一盏茶还没喝两口,门口忽然传来的喧闹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见尹白吵吵闹闹不顾人阻拦从外面闯了进来。她依旧是一身白,只是这一次,她脖子挂着的一条紫色宝石项链极其惹眼,让尹妙天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随后皱起了眉头。

虽然不确定,但也能感觉得到,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见到两人正对着喝茶,她是一声冷笑:“呵,茶有什么可喝的?记得去年我一圈拜下来,这里设了一桌宴席。现在你只能在这喝茶,还真是寒酸。”

尹妙天也不怒,又挑眉去看尹清少:“这是你跟我说的不让进食的规矩?”

尹清少尹清少无言回答,他眼角一抽,直盯着尹白。他本以为,前几天告诉了她真正的身世她能安省些,没想到现在居然变本加厉。这女人是疯了什么都不在乎了,还是在试探他有没有骗她?

“女尊休息的地方,岂是你能乱闯的?”不能尹清少开口,一旁的下人倒是先开口了。

尹白瞪了那人一眼,继续对尹妙天挖苦:“呀呀呀,一个嫡女还不如当年的我,你还真……”

“啪!”

一声脆响,尹白话没说完,被尹清少一个耳光打断。

“给我滚出去!”尹清少似是还不解气,又猛推了尹白一把。

这一推力道很大,尹白直接被推翻在了地。尹白一愣,转头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尹妙天,这才自己爬起来,跑到了门外去。

这一幕看得尹妙天一脸蒙蔽,怎么自己什么也没做,他们倒先自己窝里反了?

尹白沿着宴席的边缘一路快走,脸的红巴掌甚是显眼,席面众人有人看到先是怪,却也没有多问,依旧按照礼仪问好。可现在那恭敬的问好传进她耳,让她觉得极其讽刺。

在一处无人的角落,尹白终于停下脚步。她扶着墙,慢慢坐到了地。她对尹清少怨到心底,对尹妙天狠到骨子里。如果不是因为尹妙天,尹清少不会给她一个虚假的梦;如果尹妙天小时候被自己玩死,那尹清少不会踏碎这个梦;如果……

“主子。”

忽然,颈间的项链传来声响,紧接着,梁婷自那宝石幻化而出,落在尹白色身侧。

“闭嘴!用不着你来安慰我,根本没人知道我在想什么!”尹白喝到。

梁婷不怒反笑:“主子,我不是人啊。我是你的灵仙,追随主子不离不弃,靠主子的灵力供养,所以自然也知道主子在想什么。”

梁婷说着,用自己宽大的衣袖帮尹白擦了擦眼睛里即将涌出来的泪花。

尹白这才想起来自己身边一直带着个没有存在感并且毫无用处的灵仙。

“那你说说看,我现在最想要什么?”

“主子想要的很简单,不过是让生活回归正常,让尹妙天死无葬身之地,”梁婷眼闪过一丝异常,随即恢复常态又道,“虽然我没什么干大事的能力,不过弄掉一个活人的本事我还是有的,主子别忘了这可是我的长处。”

话落,不等尹白答应,梁婷立刻附去轻声诉说。

女尊每年祭祀的时候,为了表示虔诚,都会将自身的戒备降至最低,什么辟邪的挂件、降妖除魔的符纸都不能带在身,否则是对神和先祖灵魂的不忠。所以每一年女尊祭祀的时候周围都会有许许多多的守卫保镖和下人。

而且在仪式的时候,女尊祭祀的最后一个过程,女尊本体的灵魂是很不稳定的,那是趁虚而入的最好机会。

梁婷打算抓住机会侵占了尹妙天的躯壳,这样她自由了,哪怕没有尹白的灵气供养她也不会消散,人类的躯体足够保存她现在的灵气,而且她占有了尹妙天的灵体,尹清少也不会对她如何。

至于尹白,定然是被尹清少处置掉。到时候她能彻底摆脱尹白,然后重新和林沉影在一起。

但这些小心思她觉不对和尹白说,在她跟尹白说完了自己的侵占计划之后,尹白眼这才看到了一丝希望,她抬手擦了把脸,又自己站起身,掸了掸身的灰尘,朝着人群又走了回去。

“按照你说的做,一会儿典礼开始的时候我会站在前面,你看准时机偷袭是了。”尹白开口,仍旧是命令的语气。在她心,只要尹妙天一死,那算她是分家的丫头又怎么样?连尹穆穆都能嫁的那么好,自己难不成还嫁不出去?算不嫁出去又如何,尹妙天不在了,她依旧是尹家的嫡出二小姐,何人能耐她?

梁婷见尹白依旧与平日无异,心一阵窃笑,暗骂了一声傻,又消失在了原处。

季怖带着人到尹家应该是最晚的了,刚刚一进场,收到了特别关照。

因为尹穆穆也跟来的原因,尹家为了照顾“回门”的新娘子,一下子派了五六个下人轮流伺候,连座位都是特别安排好的包厢。

季怖和尹穆穆自然没话说,唯一较自由一些的是一起跟来的季阳秋。但他也被尹清少专门找了个妙龄少女跟着,甩也甩不开。

不过这一切都无伤大雅,因为一切都已经绪,等着一会儿唱大戏。只是唯一让季怖觉得怪的是,说好了二长老在典礼的时候将林沉影带出来的,怎么现在光见二长老一个人坐在座位,林沉影却不见影子?

季家人所在的是距离祭祀红台很近的一个亭子。亭子的四周为了防风都用玻璃挡了起来,唯独一面留了一个门,玻璃的底部用油彩画着精美的花纹。而亭子里还有取暖的火盆,一看知道是待遇不同的人才能坐在这个小包厢里。

季怖坐在主位,只能干着急,被六个下人围着,根本不好走开。

又干坐了近一个小时,仍旧没有看到林沉影的影子,季怖有些着急。

尹穆穆怕季怖反应太大,在他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抬起一只手轻轻按住了季怖搁在石桌的手。

“这酒都凉了,守着的这么些人没人来烫一下酒?干杵在这儿当雕塑么?”季阳秋忽然开口对着亭子的六个角落里守着的下人呵斥。

下人们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有一个人站出来,规规矩矩弯腰赔不是并且来将酒撤了下去拿走烫酒。

“这都快到饭点了,桌除了酒是茶,你们几个,去拿几个小菜来,这不算犯规矩吧?往年的时候都是我陪着老爷子来的,怎么今年季家还了家主,你们的待遇差这么多?当初尹清少位的时候,我们季家有这么苛待?”季阳秋又开口批评,他的确不是胡说,往年尹家的祭祖大典的确是他和季老爷子一起来的。

尹家的下人一个个都是人精,听季阳秋这么说,立刻又有一个人站出来福身道:“抱歉季四少,我们这去。”

话落,她立刻招呼了人,带着人出去,不过那下人特意又留下来了一个站在亭子最里面的小丫头看着。

季阳秋等前头走的那些人出了亭子走出一段距离,这才又转头去看那小丫头:“你还在这儿干什么?还不一起跟着去端菜?”

“回季四少,我……”

“我什么我,还不快去!”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41/41610/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