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第七百九十二章 苏槿夕怎么了?

第七百九十二章 苏槿夕怎么了?

手机阅读

但是,她一点都舍不得苏槿夕再这样没日没夜的劳累,连夜奔波了。

无论如何,苏槿夕都是执拗不过夜幽尧的。

于是是夜,两人便在芦苇谷暂时歇脚了。

楚公子在谷主府给苏槿夕和夜幽尧安排了房间,苏槿夕早早的睡下了。

期初,苏槿夕睡得还算安稳,但是渐渐地,她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彼岸镯那些从来都没有过异样的彼岸花也一闪一闪地发出了亮光。

夜幽尧原本在书案旁边看件,见此,一脸担忧地放下了手的件,朝着苏槿夕的床边走了过去。

“槿夕……槿夕……”

夜幽尧推了苏槿夕几下,但是苏槿夕一点反应都没有,脸颊有些微红,额头细细密密的全都是汗水。

这……到底怎么回事?

有了异样的,其实不止是苏槿夕自己,还有彼岸镯的麒麟神兽和小狐狸。

自从进入芦苇谷,麒麟神兽和小狐狸便一直躁动不安。

这也是之前苏槿夕急着要离开芦苇谷的原因之一。

没过多久,麒麟神兽和小狐狸骤然从彼岸镯跳了出来。

一般没有苏槿夕的召唤,麒麟神兽和小狐狸都不会擅自出彼岸镯的,但是这一次真的是受不了了,再不出来,他们要被烤死了,里面的温度真的是太高了。

以免会吓着主人或者旁人,麒麟神兽出彼岸镯之后依旧是小萌宠的样子,并没有化身为庞然大物。

它在地滚了两个圈,正很人性化地思忖着,如何跟主人解释自己擅自离开祭坛的事情,耳边忽然传来小狐狸“吱吱……”一声尖锐的叫声。

麒麟神兽连忙扭头,便看到主人躺在床,满脸痛苦的样子,小狐狸站在一旁,一脸心疼。

麒麟神兽大惊。

主人这是怎么了?

生病了吗?

还是受伤了?

是如何受伤的?

为什么主人不找自己帮忙?

思忖着这些,麒麟神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朝着苏槿夕奔了过去。

但是还没有奔达多远,她便发现了坐在主人床边的那个男人,幽王殿下……

啊呜……

麒麟神兽连忙一个急刹车,在离苏槿夕的床边只有三步距离的地方骤然停了下来。

全身的每一根汗毛顿时炸起。

天了噜,太可怕了,差一点撞去了。

虽然如今的夜幽尧周身凛冽的压迫感之前减少了很多,但是麒麟神兽依旧很害怕夜幽尧。

甚至只要一见到夜幽尧,会害怕的全身颤抖。

但是,它真的好担心槿夕麻麻啊!

肿么办?

麒麟神兽的心情真心很复杂,既害怕又担心,既想靠近主人去瞧瞧她到底怎么了,又因为忌惮幽王殿下不敢靠近。

只能站在一旁,闪烁着一双晶莹透亮的眼珠子,盯着躺在床的苏槿夕瞧着。

夜幽尧已经检查过苏槿夕的脉象了,没有任何练功走火或者受伤的迹象。

那么,是她身其余的部件出了问题,如说那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解毒系统,还有彼岸镯,还有她尾椎部位双麒麟踩着彼岸镯的图案。

如果是练功走火入魔或者受伤,夜幽尧还能解决或者帮什么忙,但是其余的这些,夜幽尧束手无策了。

半晌,冷峻的眸子骤然看向了麒麟神兽。

麒麟神兽身子骤然紧绷着一阵颤抖,双腿发软地向后退着。

幽王殿下,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不会是以为槿夕麻麻这样,是因为我吧?

不……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干的。

夜幽尧瞧着麒麟神兽似乎很怕自己的样子,也是一阵无奈。

自己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好吧!

他承认,有的时候他真的很可怕,连刚开始的苏槿夕也很怕他。

但是,他已经在苏槿夕的感染下改很多了好不好?

在麒麟神兽不住地颤抖着后退,即将要撞身后门板的时候,夜幽尧忽然道,“你有没有什么法子减轻她的痛苦?”

那一瞬间,麒麟神兽骤然明白了一件事,幽王殿下眼底担心主子的情绪和自己是一样的,甚至自己更深好几倍。

所以……他是在问自己能不能救主人?

嗯……

麒麟神兽仔细琢磨了一下,似乎幽王殿下眼的光芒确实是这个意思的。

但是它还是不敢靠近主人啊!

因为主人的身边坐着可怕的大魔王。

麒麟神兽努力地针扎了两次,但是没办法朝着那个方向迈开脚步,真的没办法、

夜幽尧似乎看出了麒麟神兽的挣扎,虽然很舍不得苏槿夕,但还是起身坐到了一边,将床边的位置让给了麒麟神兽。

并且尽量缩小了自己的气场。

其实,夜幽尧不知道,对于麒麟神兽来说,即便他如何缩小气场,那都是没用的。

麒麟神兽害怕的是他这个人,跟他的气场什么的,是没有关系的。

麒麟神兽亦步亦趋,小心地走到了苏槿夕的身边,轻轻地爬在了床沿。

瞧着苏槿夕因为难受而紧紧皱起的眉头,一双滴溜溜明亮的小眼瞬间闪烁起了一股潋滟的光芒。

“唔……主人……你是不是很难受啊?主人……”

苏槿夕紧紧地蜷缩着身体,脸颊一片通红,额头、发髻间,脖颈,全都是细细密密的冷汗。

麒麟神兽将一股冰蓝色的力量凝聚在爪子,爪子顿时腾升起了一股沁凉的云雾。

麒麟神兽小心地将爪子贴在了苏槿夕的脸颊。

似乎这突如其来的沁凉,将苏槿夕的全身降了温,舒适了一些,她的脸闪过了一抹舒适的光芒。

麒麟神兽的嘴角,顿时很人性化地裂开了一抹浅笑。

可是下一秒……骤然间,苏槿夕手腕的彼岸镯发出了一阵凛冽的光芒,每一朵镶嵌在面的彼岸镯犹如在熊熊大火被烧灼一般,散发着浴火重生般耀眼的红灼之光。

于此同时,外面远处高山,供奉着玄空秘境的地方,“哄然”一声,山顶顿时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燃烧起了一股冲天的火焰,照亮了整个芦苇谷的空。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41/41448/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