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将妃在上爷在下 > 第四百八十七章:阴罗族

第四百八十七章:阴罗族

手机阅读

云离眉目一冷,没好气道:“死了一个人,有什么话好说?你家在此处,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会遇什么?”

阿朵被云离的气势吓着躲到了容沉的身后。

她怯生生地看着云离,弱弱道:“阿离姐姐,都是我不好,是我忘记和你们说了。”

容沉俊眉一蹙,转身扶住阿朵,沉声道:“阿朵,你老实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阿朵撇撇嘴,想了想道:“这巨蟒是我们族里的守护神,保护族人不受外敌侵扰的,我刚才想说来着,又怕你们因为这个不送我回家,所以才没吱声。”

“因如此,让我们白白葬送了一条命。”云离轻哼一声,转身离开。

“阿离……”容沉轻唤出声,想追去,却被阿朵拉住了。

阿朵一脸委屈地看着容沉,喃喃道:“容哥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容沉眉头紧锁,“阿朵,你和我老实说说,这巨蟒,还有你所谓的族人,都是怎么回事。”

阿朵紧抿着嘴,良久才缓缓道:“其实我是阴罗族人,我们阴罗族与世隔绝,住在这原始森林之后地狱之门后,因为这巨蟒,所以数百年来从未有人来打扰。”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林子里?”容沉询问道。

阿朵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说道:“我是去找我未来夫君的。”

“嗯?”容沉微微一愣。

“是你啊!”阿朵瞥了容沉一眼,娇羞道。

“我?”容沉闻言啼笑皆非。

可是阿朵口的阴罗族,应该是当初与南翎王交战的神秘军队。

也是他要赶在容洵前找的军队。

“对啊,是你,所以我要带你回去。”阿朵信誓旦旦道。

“好,我随你回去。”容沉缓声道。

阿朵闻言更是喜眉梢,她连连点头,伸手挽住了容沉的手臂。

玄衣在旁杵着脸,见容沉并未回绝,更是一脸莫名。

他略一思忖,转身朝着云离所在而去。

“夫人……”玄衣来到云离的身后。

那边的对话云离也悉数听在耳,她明白,有阿朵在,他们才能安然无恙地进到阴罗族。

容沉大抵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阿朵一门心思想要让容沉当她的夫君,容沉这副模棱两可的态度,却让云离心里不是滋味。

她总算是明白,身为帝王,终究凉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总会做些违心之事。

亦或是,他对阿朵,也是有心?

玄衣见云离有些失神,再一次开口道:“公子他只是为了大局着想,夫人莫要多想了。”

玄衣的话将云离游离的神思给拉了回来。

她心里一怔,略显诧异地看向玄衣。

他几次三番地为容沉解释,也是怕她误会容沉吧。

这样忠心的他,让她不禁想起了曾经的云凌。

云离嘴角轻扯,对着玄衣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我能多想什么?容沉是南翎王,而我如今只是没有身份之人,我与他,除了懿儿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牵扯的。”

玄衣重重一愣,这还没多想?

他清了清嗓子,苦笑道:“夫人说这话显得薄情了些。”

“是吗?我不是这么一个人嘛?”云离说的云淡风轻,“倒是你家公子,兴许是个情种。”

说话间,云离的视线不偏不倚地落在与阿朵说话的容沉身。

黑衣如墨,衬着身形修长不已,青丝高束于玉冠之,带着逼人的贵气。

他再不似曾经的谪仙出尘,而今,早已从骨子里透露着帝王之气。

四目相对,容沉对云离寡淡的眸子,心下微微一愣。

只见她朝他浅浅一笑,那笑却疏离淡漠,让他一瞬的心慌。

“洛行,玄衣,准备启程。”容沉收敛心神,开口道。

玄衣闻言对着云离点了点头,转身来到了容沉的身边。

阿朵说她会给他们带路,避开巨蟒,进到族。

唯独云离,对于阿朵始终存有疑虑。

按着阿朵所言,数百年来阴罗族都不曾进过外人。

而今,阿朵竟然堂而皇之地将他们带进去?

真如她所言,只是为了将容沉这个未来夫君带进去吗?

避开巨蟒,阿朵带着他们从另一条隐蔽的路线迂回来到了那个巨大的坑洞边。

直到来到坑洞边,云离才意识到,这里是一个活火山口。

火山口之下是翻涌的岩浆,火红炙热,冒着滚滚热浪。

许是之前的人不明里,适才会将这活火山口称作地狱之门。

热浪驱散了周围的寒意,四周寸草不生。

云离环顾四周,这阴罗族在这活火山口之后。

对于外人来说,遇巨蟒基本不敢再前进了,更别说见到这火山口。

只怕更是吓的不敢再往前了,所以阴罗族才能安稳至今吧。

“容哥哥,跟我来,穿过前面那座瀑布,到了。”阿朵指了指火山口的另外一边。

沿着火山口的边缘来到另一边,便可瞧见几株榕树林立的山崖边缘。

粗壮的藤蔓沿着山崖垂下,榕树旁,竟是一帘巨大的瀑布飞檐之下。

莹白的浪花滚滚,冲刷着四周的岩石光洁如玉。

阿朵拉了拉容沉的手,叮嘱道:“容哥哥,你可要跟紧我。”

说着拉住了身边的一根藤蔓,纵身朝着瀑布之跃去,随后一下子消失在了瀑布之。

云离眯了眯眸子,这阴罗族的入口,竟是在瀑布之后?

“阿离,自己小心。”容沉对着云离叮嘱一声,旋即拉起藤蔓,纵身一跃。

云离皱了皱眉头,毫不迟疑地拉起藤蔓往瀑布跃去。

藤蔓在空划出一道弧度,径直穿过瀑布。

清凉的水包裹周身,在一瞬的窒息之后,云离稳稳落地。

脚下是湿滑的岩石,空气潮湿不已。

容沉扶了她,伸手为她擦去脸的水。

云离瞥了容沉一眼,此处是一处山洞,四周的岩石挂着水珠,前方不远处,有一处巨大的光亮。

玄衣和洛行紧随其后,都安然无恙地进了山洞。

阿朵拉了拉容沉,将容沉拉着往光亮处走去。

“容哥哥,我们到了……”

穿过光亮,视线豁然开朗……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41/41417/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