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 > 第336章 小心眼的女人(上)

第336章 小心眼的女人(上)

手机阅读

是人都是有私心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女人都是小心眼的。

本来方从筠孝王太妃先认识了童童,让童童有了雏鸟情节,孝王太妃对于童童对方从筠的依赖之情早看不惯了,不然也不会像那样限制她和童童的往来。

如果再任由她和童童往来联系,日后童童大了,定然会对这个“方姐姐”的感情只增不减。孝王太妃也没有太多的坏心眼,没想过彻底断绝了童童和方从筠的来往和感情,但也不想让童童对方从筠的依赖和感情日益增加。

有效的控制的她们姐弟来往次数,别让俩人的感情越来越深厚,是她的方法。

但这一次呢……

方从筠回想那一日她登门拜访,见到孝王太妃的场景,摇了摇头,“太妃娘娘那一次对我的态度也忒好了,好的有些反常。”

蒋邃哭笑不得,没想到方从筠发现破绽的地方竟然是从他娘身发现的,“这也能行?对你好还不行吗?不能是因为她看在童童的份,不想让童童为难,所以对你的态度好一些?”

“不能。”方从筠回答的理直气壮。

蒋邃“啧啧”了两声,瞅着方从筠下左右的仔细,“没看出来,原来你还是个受不了人家好脸相待的人,非得人家欺负你给你难堪是吧!”

他眼戏谑闪烁,摆明了是在调侃方从筠。她有些气呼呼的,他是这个样子,总是这样,明明是在谈正经事,结果说着说着他跑偏题了,开始胡搅蛮缠不正经。

她扭过头,简直懒得搭理他,浪费口舌。

但蒋邃是那种你不搭理他他会安静下来的人吗?

显然不是啊!

“我还是不相信你说的,别以为我没怎么在王府里不知道,我母妃还是和你好生相处过一段日子的,那段时间听说你们俩人不是相谈甚欢嘛!”也不知道蒋邃是真的不相信还是故作装出一副不相信的模样来,摇头晃脑的否认了。

他口说的那段日子是童童病危的时候,她和孝王太妃摒弃前嫌握手言和——当然,之前也没有闹腾过,算有什么不满,那也只能是孝王太妃单方面对方从筠发起的,而且还没有对方还没有接收到她的怒火。

然后,由因为荷宴面发生的事情,孝王太妃又对方从筠不喜起来,两个人此又闹僵了。

“说起来,我真是不知道你们女人到底想的什么。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闹僵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缘故,莫名其妙的生气了。”这一句心得,是蒋邃发自肺腑的话。

方从筠“呵呵”冷笑,“既然你都说了女人难懂,我们想的东西你自然也不明白了。你觉得光从孝王太妃对我的态度变化一方面不足以让我察觉,那是你以为罢了。我告诉你,女人的心眼儿很小很细的。所以,你可千万不要得罪我哟!”

蒋邃装模作样摆出一副“怕怕”的姿态,瞪圆了眼睛,故意惊呼出声:“好凶哟你!母老虎呀!”

方从筠并没有被蒋邃给取悦到,只觉得头皮发麻,着实看不惯蒋邃的这副模样,真想反手一个流星大锤挥过去。

吐槽了这么一会儿,气氛缓和多了,方从筠有些不满的说道:“怎么光是我在说啊,你不说一点儿什么吗?”

蒋邃装傻:“我要说什么?哦,你最近是不是胃口很好啊,今天看你在饭桌吃得真多……啧啧,不会还没有感觉,这会儿一说还真发现你长胖了不少!”

方从筠眼睛一鼓,气得小脸涨红,险些一巴掌招呼去了,“说人话!”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不逗你。”蒋邃哈哈大笑,连忙拱手讨饶,“这种话当然是开玩笑的了,像我这种对姑娘家格外温柔的男子,怎么可能对姑娘家说出这种扎心的话呢!”

这句话方从筠还真没法反驳。

她和蒋邃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其他的女子出现过,如果有,那也只有扶红举翠这些丫鬟。丫鬟当然又不一样了。所以她只知道蒋邃在对待她的态度的确非常好,挺能容忍的,但他对其他姑娘家是什么态度,还没见识过呢!

方从筠听他这么一说,自己都没有发觉的不乐意的噘起了嘴,难得露出了女孩子娇气的一面,“你可千万别把下流当风流!”

蒋邃“嘿”了一声,“我是那种人吗?”

默默躲在角落里的蒋邃的护卫们默默的相护对视了一眼:“……”

见那一男一女竟然都对自家王爷的那一番自我评价没有反驳和否认,不由得心口一闷,直想吐血。他们想了想,可能是最近王爷太少见到其他的姑娘家,见的最多的是方姑娘,可能对自己的性格和脾气产生了什么错觉吧。

他对姑娘家容忍温柔好性子?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他们听到了本年最好笑的笑话,可以让他们笑一年了。

蒋邃到处打岔,故意东拉西扯的,虽然方从筠也跟着他左挪右东,但是等闹完了后,她微微一笑,“好了,笑话说完了吧?可以继续刚刚的话题了吧?我都说了一件事儿了,是不是该你也说一件事儿?做朋友可得有来有往,才能长久。”

蒋邃:“……”

女人的记性真的太好了!他将话题拉扯得那么远了,都没有让她忘记那一岔,蒋邃只能说一个字:服!

“行吧行吧,你要听什么?”他无可奈何的摆了摆手。

方从筠唰的一下,眼睛一亮,“随便我发问?”

蒋邃迷之微笑:“当然。”

还没有等方从筠乐出声,他笑呵呵的继续说道,“你随便问,不能说的我不说。”

方从筠:“……”

天啦好生气怎么办!好想打人啊!

有了蒋邃的这句话,方从筠心里的许多憋了许久的疑惑又只得收敛起来,既然他不说,那么如果问了出去的话,不但不会得到答案,说不定反而还会露了自己的馅。

她想了想,还是保守一点儿吧,“好吧,那你说,‘下次’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你会带童童走?”

蒋邃认真的想了想,沉吟半晌后回道:“这个不是我不愿意回答你,而是我也不确定。这个不是我来决定的,而是童童的亲人,得看他那边什么时候方便。他那边也不可能说送马送走的,也是会提前留出时间来让我们做准备,你放心,到时我肯定会提前告诉你,让你有准备的时间。”

方从筠的心莫名的砰砰跳得飞快。

蒋邃认定了童童是方从桐,方家三少爷,她的亲弟弟。

如今方家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只有方从云一个庶姐——但蒋邃口的亲人肯定不会是她。

因为家产的缘故,她们嫡系这一支和旁系闹得很不愉快,顶多是普通的往来,能帮的帮一把,免得落下难听的名声,但要说有多亲近,却是没有的,依照蒋邃和孝王太妃对童童看重的程度,肯定也不可能是方族的人。

那么,只有母系那边的人了。

而她和方从桐的外祖家,其实也只有一个舅舅了。

她忍不住脱口而出,急切问道:“童童的亲人是沈大将军吗?”

一瞬间,蒋邃的眼神好似利剑一般向她射过来。

方从筠猛然惊醒,背后凉嗖嗖的,竟是出了一身冷汗。

再抬头看向蒋邃,他面依旧是一派漫不经心的慵懒姿态,好像方才乍现的寒芒只是方从筠的错觉。“你放心,你对童童的好,我都记着呢,到时会告诉童童亲人的,不会亏待了你的。”

这一刻,方从筠莫名的感受了来自蒋邃的恶意,她不悦的紧紧将唇抿成一条直线。

明明她对童童是单纯的、没有其他利用想法的疼爱之情,这会儿从他嘴里说出来,变成了她想接近童童,靠童童的贵人亲人得到什么东西。

她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反而性子倔得不行。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可不是个喜欢被自己没有做过的事的黑锅的人,那她要是不要点儿什么好处,还真冤了。

话赶话便立马跟着说道:“那好啊!我不止对童童好,付出了感情,银子也没有少话,记得把这些都给算。至于花了多少银子,想必那位贵人不至于和我一个民女这般斤斤计较罢?随便赏我几百一千两黄金便行了。”

方从筠说到最后的时候,蒋邃都快给她跪了。

他错了!

他真的错了!

他错得太离谱了!

他竟然敢那样说她!

蒋邃扶额苦笑,还随便赏个几百一千两黄金!黄金啊!换算成白银,那可是几千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啊!报应来得太快,,他有些措手不及。

“我可算是见识到了女人的小心眼了。”蒋邃无奈笑道。

方从筠眯眼:“嗯?谁小心眼?”

“我说……杨玉,说杨玉呢!他那个人太小心眼了,还小气得紧。”蒋邃十分有节操的说道。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41/41315/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