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小保安的梦想 > 第102章 车站风波(7)

第102章 车站风波(7)

手机阅读

要想解决眼前的麻烦,也得要有一个好的下台方法才好。品书网 www.vodtw.com陶立发的眼睛珠子一转,立即想出了一个主意。

他用手指着胡军等人,立即大声吆喝道:“大庭广众之下,你们竟然敢聚众斗殴,眼还有法律吗?

统统给我带走,一个个都得让你们好好接受一点教训才是。动作快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个方法,绝对是高招。

如果在现场展开调查,杜茂富等人绝对是讨不到好处。只有离开现场,才能任意编造谎言。

胡军一楞,这警察到场之后,怎么什么都不问,要把自己这些人带回去呢?

他也有些冒火的问道:“警察同志,我请问你,凭什么要把我们抓回去?”

“凭什么?凭你们聚众斗殴,扰乱公共场所秩序。”陶立发振振有词的说。

当了几年警察,其他的本领没有学得。这种说词,那倒是一套又一套,说得十分的滑溜。

一听这话,傻老二自然不会提出反对意见,只是提出要求说:“陶所长,能不能先让他们掏出一些费用,好让我这些弟兄们去医院进行治疗。”

听到这样的要求,陶立发脸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心暗骂道:“尼玛的,你特么当老子是个棒槌啊!

你们是伤虎不成,反被虎伤。到了这时候,让人家给你们出医药费,也亏你说得出口哩。”

心虽说有些不忿,陶立发在表面还是笑眯眯的朝着胡军问道:“你们这一边,有什么想法?赶快说出来让我听听。”

听到这种好象是征求意见的问话,胡军的眼射出一缕寒芒。

“嗨!你这个警察同志,是怎么处理事情耶。你到了现场,也不分青红皂白,要带我们走,还要让我们出医药费。

说说看,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呢?”重新换好衣服的顾冬梅,一下子冲了出来。

胡军先是一楞,这样的罪名应该套到刚才那几人身才对。怎么警察一到场,来了一个黑白不分,是非颠倒呢?

他的脑袋一转,也想到了问题的症结。

看来,这个想要劫持三女的家伙有点来头。最简单的说一句,也和眼前这个陶所长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要不是这样,也不敢在这种公共场所做出劫持女人的勾当。

“哦,看来你这个警察,不是人民的警察,而是这个流*氓头子家养的一条狗嘛。不错,不错。

这条狗养得不错。最简单的说一句,也能帮助主人反咬一口嘛。”想通关节之后的胡军,不客气的讽刺道。

平时说话总是言简意赅的胡军,难得地嘲讽了一大段。

今天这事,实在是让胡军觉得有些窝心。好好的来接待客人,却碰到了这么一帮流*氓,还又碰到了这么一个闹心的警察。

站在身后的三女,跟着大笑道:“对,你说得对。什么狗屁的警察,纯粹是流*氓家的一条护院狗嘛。”

周围的旅客和看热闹的人,也都跟在后面笑了起来。

陶立发先还有点尴尬,听到这么多的人跟着看自己的笑话,也勃然大怒道:“放肆!你们胆敢侮辱警察,罪加一等。”

说话的同时,他从口袋拔出了手枪。

看到对面这个警察还没说几句话,掏出了手枪,站在胡军后面的三女,立即给吓了一大跳。

方圆圆还好一点,在警察学校里多少也经历过一些训练,见识过一些场面。惊慌过后,立即站稳了脚步。

相之下,顾、许二女可差得远了。她们刚刚跨入警察队伍不久,连枪也没有摸到过一回。

一见此情,立即吓得小脸煞白。许微微更是不堪,一把拉着胡军的手臂,直接惊叫了起来。

胡军回过头来安慰说:“没事,没事的。有我在这儿,不会有事的。”

说话的时候,他还轻轻的拍了一下许微微的手背。

脸色微红的许微微,乖巧的点头说:“嗯,我不怕。”

安抚好了许微微之后,胡军又转过身子,面对警察说话:“陶所长,这种吓唬人的事情,不要做了吧。

看你的样子,可能也曾当过兵。告诉你一句话,凭你这么一点道行,在我面前还差了一点。”

说话间,也不见胡军如何动作,陶立发只觉手腕刚一出现麻木的感觉,手枪到了胡军手。

他刚想要惊叫,只见手枪在胡军手打了一个旋,又回到了自己手。

“算你识相!”陶立发哼了一声。当他想将手枪收回皮套时,整个手枪已经成了一堆零件,全部散落于地。

到了这时,陶立发再是如何不想面对现实,也得承认对方是用枪的老手。

很有可能,是部队里当作传闻的那些特种兵出身的士兵。

尽管是这样,陶立发还是不好退缩,依然摆出公事公办的架势说:“对不起,既然在公共场所发生了事情,得将双方都带回派出所进行调查取证。”

他这边的官腔刚一打完,顾冬梅接话道:“姓陶的,你别欺侮我们是外行人,以为不懂警察的规矩。

既然是要调查,这儿有这么多的见证人,还有监控录相可以调阅,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

看到生得异常丰满的顾冬梅,连陶立发也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怪不得杜茂富会要大打出手哩,确实是一个绝色女子。

心虽然赞叹不已,表面的陶立发,还是一脸正色的回答说:“这位女士,你不懂我们警察做事的规矩,请你不要随便瞎发议论。”

顾冬梅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角色,从小包掏出一本证件说:“陶所长,我是不懂警察做事的规矩,可这本证件应该能懂吧。”

“去去去,你懂个什么!”对顾冬梅手的小本本,陶立发连眼皮也没有抬起,没有好气的斥责道。

“凭什么说我不懂!告诉你,我也是警察。我是,她是,她也是。哼!你们不要想欺侮人!”顾冬梅一下子打出了自己的底牌。

“要是不行,这儿还有。”方圆圆也掏出了自己的学生证。有了她们这一带头,许微微也取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听到对方都是警察,陶立发心直是叫苦连天。我的个老天,这可怎么处置才好呢?

有些事情,能欺侮外行人。要是碰到了内行,什么花招都是无效。没有想得到,这样的尴尬局面会让自己给碰了。

不过,他也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立即接过手来,先是按照规矩,依次检验了顾、许二女的警官证和方圆圆的学生证。

看到那熟悉的黑色小皮夹,认出是真的警官证之后,陶立发心立即叫起苦来:许老二耶,你怎么找起警察的麻烦来啦。

这不是大水冲倒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嘛。

只是这个一家人,可不怎么好认耶。事情闹到了这么一个程度,接下来的戏还怎么往下唱呢?

尽管心大感为难,陶立发依然打着官腔道:“二位警官,还有一位预备警官,你们都是懂法律的人吧。

应该知道打伤人之后,应该要将伤者送往医院治疗。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嘛。

再说,这地几名伤者的伤势,也已经超过了正当防卫的范畴。按照法律来说,你们也是应该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嘛。

照这么说来,我让你们到派出所去协助调查,何错之有呢?”

参加公安工作之后,顾冬梅被分配到了冯不同的手下。对于这间的弯弯绕,她要许微微和方圆圆清楚得多。

“陶所长,你给我少说一点冠冕堂皇的话。我来问你,这几个流*氓地痞,想要掳掠我们三个外乡女子,这是不是属于犯罪?

你不要给我说什么证据不证据的话。刚才你也看得清清楚楚,我们三个女子身的裙子,是最好的证明。

既然是犯罪,而且是企图掳掠女性的恶性案件,又能说什么防卫过当的问题?

我再问你,到了现场之后,你什么调查都不做,要带我们去派出所,这让人从何理解?

再说,你先不提医药费的事,等到那流*氓头子提出来了要求,你又欣然从命,这又让人如何理解?

难道说,你们太湖警方,真的是象社会传说的那样,警匪一家吗?”顾冬梅伶牙俐齿,果然是不同一般。

这番连珠炮似的反驳之语说出之后,在场的不少旅客跟着鼓起掌来。有人甚至躲在后面,大声喊起‘好’来。

一听这种反驳的语言,陶立发也能知道这是碰了行家。想到事情的麻烦之处,他的心也犹豫不决起来。

这几个女子是警察,这事情不能往大处闹。最好的做法,是偃旗息鼓。关键的问题,是杜家这个哥儿们能答应吗?

换作是个好说话的主儿,表面打个招呼,再装模作样地把傻老二等人带回派出所。这样的事情,也能不了了之。

问题是傻老二,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呐。如果傻老二不肯收场,陶立发也不敢擅自作出违背傻老二意志的决定。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41/41207/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