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原血神座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杂役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杂役

手机阅读

源能圣殿位于古兰堡西侧,与伊克特鲁遥遥相对,与圣光大神庙相伴。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确切的说,它本是圣光大神庙的构成部分。

圣光大神庙是铁血国度神庙总坛所在,主体建筑由三个部分组成,分别为太阳殿,圣物阁和源能圣殿。

太阳殿主信仰祭祀,内又分祭坛,朝圣场,圣训场等。圣物阁主宝物与职业训练,蛮荒原骨,守护图腾板都放在这里,此外暴族问骨者,失魂者,守护者等一系列的职业训练也在此处。源能圣殿自然是加持源能洗礼的地方,也是暴族勇士通向源能的唯一途径。

它虽然只是一处,却是整个神庙系统最为重要的地方。

这座圣殿高约二十丈,巍峨壮观。通体是用各种特异金属打造而成。其基石部分用的是源能绝缘体永夜乌金制成。这种乌金几乎不接受一切源能力量的进入,因此是用来制作防御源技的盔甲的最好材料,往往一件永夜乌金制成的防具高达数千万源石。而在这里,它却被用做源能圣殿的基石,确保源能不会因此向地下溢出。

圣殿的正体是用星昙,银心,七彩琉璃等源能的良导体形成。星昙坚硬,通常被用来做重型武器,加强源技,银心柔软而擅变化,通常被用来做变化型的源器,苏沉的斩岳刀内含有一定量的银心,也是其价格高昂的根本原因。七彩琉璃更贵了,这种东西的源能导性是目前已知的最好的,在早期是奥世帝国大奥术师们最爱的。因其自身剔透如宝石,所以常被镶嵌在特制的法杖,以其为转释放出的奥术威力可以成倍增长。

即便是现在,七彩琉璃依然是最为难得与昂贵的通源材料。

所有这些材料,随便哪样放在外面,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而在这里,却只是用来构造一座庞大的源能殿。苏沉引以为傲的身家,放在这源能圣殿前,都黯然失色,倾其所有,或许够资格从圣殿掰下一块。

而在圣殿的最方,还矗立着一颗金色光球。

它象太阳般闪烁生辉。

这是聚源仪。

源能圣殿是通过它来换成对源能的聚集,并通过圣殿奢华的材料和复杂之极的源禁阵来完成源能洗礼的过程。

站在源能圣殿前,苏沉仰望这座摩天巨殿,心亦不由升起慨叹之情。

这么一座庞然大物,因为有大量永夜乌金的缘故,算是皇极境的强者也做不到将它搬走,大概也只有这些造出那史第一傻逼建筑铸金山的暴族能做到了。

源能圣殿的守卫很多,大量的祭司,职业者,圣殿勇士,普通士兵围拢在这里。

不过因为丹巴的关系,他们还是很轻松的来到了源能圣殿前。

“我曾经幻想过自己有一天成为人族的七国总帅,带领人族一路杀到这里,见到那传说的源能圣殿,没想到这个幻想的前半段没能实现,后半段到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实现了。”苏沉唏嘘道。

“那么接下来看你的了。”丹巴道。

苏沉想了想回答:“只靠看看可不行,我需要了解它的整个运行原理。我要这里的内部结构图,最好还能亲眼观察它的运行。”

丹巴立刻摇头:“那可不行。我可以帮助你站在源能圣殿前,甚至可以帮你尝试一次圣殿洗礼,只要你承受得住那洗礼时的狂暴以及其他可能的后果,但是其他的得靠你自己。”

“你是说我可以经受洗礼,却不能看别人洗礼?”

“没错。”丹巴回答:“我有权推荐我的任何手下接受圣殿洗礼,但我不能让你成为在一旁的观察者。”

苏沉有些头疼的摸摸头。

源能圣殿洗礼只对暴族有意义,它那强大的对精神的副作用让苏沉对它敬谢不敏。苏沉想要的只是了解与观察,偏偏在这方面,丹巴也爱莫能助。

“喂,你们几个,在那里看什么?”

正思考间,几名暴族守卫走过来大喝道。

丹巴眉头一皱:“我是沙蜥部落的酋长丹巴,怎么,我在这里站站也不行吗?”

听到是一位酋长,守卫客气了许多,不过还是道:“源能圣殿不是可以随便站的地方。如果你有洗礼的名额,请按照祭司安排的时间来接受洗礼。如果没有,请赶快离开。”

圣殿守卫地位超然,连丹巴都不想和这些家伙发生冲突。

正要带苏沉离开,苏沉突然道:“那个家伙为什么可以进入圣殿?”

顺着他手指望去,见一名年老暴族正拎着一桶水走向圣殿方。

“那是圣殿的杂役,每天都要清洗圣殿。”守卫回答。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苏沉点头示意。

出来的时候,苏沉一言不发。

直到完全离开圣光大神庙,苏沉才道:“你有没有办法让我……”

“混进去当个清洁圣殿的杂役?”丹巴问。

苏沉一笑:“和聪明人说话是省力。本来呢,我还想能不能混进去当个守卫。不过现在看来,当个圣殿清洁杂役显然更好。守卫的筛选要求高,而清洁者的筛选要求低。另外清洁圣殿需要清理圣殿各处,这差不多意味着要走遍圣殿的每个角落……正适合我。”

丹巴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当个杂役的话,我应该可以做到,关键是怎么确保负责的是清洁圣殿的活儿,又不会惹来后面的麻烦。也许我们可以这么做……”

——————————————

每天清晨,圣光大神庙会迎来一天最热闹的时刻。

阳光未现之时,会有大量神庙信徒云集此处。

他们捧着奶,蜜,新猎的兽皮和骨头,云集在这里,口高唱圣歌,踩着虔诚的步伐进入神庙。

暴族信奉着愤怒与杀戮之神隆伯斯,它代表着暴族最原始的力量,无限狂暴之力。

戮斯有九个从神,代表的便是九大图腾板。

或许是因为头脑简单的缘故,暴族的神灵体系也显得简单,远不象羽族与人族那般繁复。

不过人族世界,世俗力量强盛,神灵体系衰弱,各大神系自称一派,没有太高地位,而暴族的神庙却是支撑起整个暴族存在的重要体系,其地位与重要性丝毫不弱于大酋长。

某种程度,暴族的组织架构是世俗与神灵的双架构,任何一位酋长没有神庙的支持都会完蛋。

如丹巴是得到沙蜥部落神庙的支持才能推翻旧的大酋长,成为首领。

而相世俗结构,神庙体系的一致性更强。

扯远了,总而言之,神庙在暴族心目拥有至关重要的地位,无数暴族以能在大神庙朝圣为荣。

如果说大酋长们自发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源能圣殿,那么普通民众的人生目标,来古兰堡的圣光大神庙朝一次圣,是被列为头位的。

每年都有大量的外来暴族来此朝圣,使得圣光大神庙永远都是那么的繁忙,热闹。

海量的暴族信徒进出于此,在白袍祭祀们的祝福下放下自己最珍贵的礼物,接受圣水赐福,然后感恩离去。

宝贵的牛奶与蜂蜜这样撒入圣池,汇聚成河流源源流淌。

兽皮与兽骨堆积成山。

金钟轰鸣,梵唱高起,低沉而壮观的颂念声响彻全场。

神圣的场合,肃穆的行为,即便是最为狂暴激烈的暴族,在这里也变得恪守分寸,举止有礼。

不过总有例外。

总有那么一些例外,连神庙的秩序都敢破坏。

“让开!让开!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我要朝见伟大的隆伯斯。隆伯斯,我来看你了!!!”

千万人的聚集之地,有那么一个暴族的声音却显得如此的刺耳,尖锐。

是谁敢如此放肆?

无数暴族同时心道。

一名正在赐福的暴族主祭已抬起头看去。

在人群的央,一名暴族正不断的拨开人群向前挤去。

他披着一件兽皮,手里还拿着一个酒壶,踉踉跄跄的往前跌冲。

“一个酒鬼?”白袍主祭皱起眉头。

暴族好饮酒,但是很少有哪个暴族敢在喝了酒后来到神庙。

尤其是喝得如此烂醉的模样。

恩,不过话说回来,也正是因为喝得烂醉,才会跑到这里来的吧?

这个家伙没有同伴吗?也没有暴族阻止他一下,才导致了这样。那名白袍主祭想到。

这时候几名神庙守卫已经前,按住那不断向前挤的醉鬼,将他拉扯到白袍主祭身前。

“察合主祭,这个醉酒闹事的家伙已被拿下,请问该如何惩治?”

白袍主祭察合道:“酒醉失仪,大声喧哗,对主神恭敬,竟然敢直呼主神姓名……按规矩来吧,罚源石三百块。”

“源石……太贵了,我可没有。”那醉鬼醉醺醺的回答:“你没看见我连供的礼品都没吗?我还指着谁给我点吃的呢。我说,那池子里不是有那么多的奶吗?祭坛还有肉……我要吃肉!我要喝酒!”

白袍主祭看看醉鬼:“没有源石,更没有诚意,一个以混饮混食为目的的混蛋,应当严加教训,罚他务工……”

在他想安排个什么苦活时,旁边一名灰袍祭司道:“主祭,昨天清洁圣殿的杂役不慎从面摔下来一个,现在还重伤躺着。”

“唔,既然这样,那安排他去清洁圣殿吧。”白袍主祭当即下令道。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40/40619/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