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血狱江湖 > 第一百二十一章:当场诡辨(2)(第五更)

第一百二十一章:当场诡辨(2)(第五更)

手机阅读

第一百二十一章:当场诡辨(2)(第五更)

(第五更)

秦定方轻咳一声,他看着了一眼秦顾梅。

秦定方接着说道:“当时双方的人杀红了眼,根本难以劝阻。我只能赶到我爹所住的园子。当时有几名牧天教高手已闯入园,我为了救我爹性命,便将他们都杀了。然后我带我爹从小门逃出,我让我爹赶紧逃走,然后寻一个偏远地方隐姓埋名再不要在江湖露面了。我爹逃走时,我让他把身戴的一些物件留下,然后我找了一具尸体将那些物件放在尸体身然后用火烧了。说实话,我舅舅非常痛恨我爹,我担心我舅舅命人追杀我爹,我便骗我舅舅,说我爹已经死了,而且已被烧的面目全非了。我爹逃走后,我又去救我爷爷,但是没想到我爷爷已经遇难了……”

说到此处,秦定方一脸痛苦神情。

眼更是泪水闪动。

林屹真是不得不佩服,这秦定方一个戏子更会演戏。

秦定方平静了一下激动心情。

“一方是我的娘和舅舅,一方是我爷爷和爹爹,结果……误会造成已难挽回,让人痛心。我也只能陪伴我娘,然后尽力振兴北府了……“

别说,这秦定方一番说辞还有理有据,在场一些人还真信了。

场下有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了。

秦顾梅对秦定方怒声道:“一派胡言,鬼话联篇!”

秦定方反驳道:“如果我是一派胡言,那你既然活着,为何销声匿迹了呢?!为何不早出来澄清事实!现在你被林屹找到利用,和他们一起对付你亲生儿子,你这个做爹的难道不感到羞耻吗!”

秦顾梅大声对众人道:“刚才这个逆子简直是胡说八道,现在,我给大家说说事情真相……”

在这时候,秦定方突然嘴唇微动。

林屹和左朝阳本一直盯着秦定方,以防他狗解跳墙。

看到秦定方嘴唇微微翕动,二人便知道秦定方在用传音入密的功夫。

秦定方用传音入秘的功夫和谁说话?!

林屹和左朝阳马便明白了。

秦定方用传音入密在和秦顾梅说话。

因为心情激愤正想反驳儿子的秦顾梅突然神情变了,而且一副目瞪口呆。

秦顾梅嘴张了片刻,最终再未反驳秦定方。

人群不少人叫嚷着让秦顾梅赶紧说。

秦顾梅却黯然摇摇头,然后摆摆手。

而除了林屹和左朝阳,也无人知道秦顾梅戛然而止的真正原因了。

林屹和左朝阳相视一眼,二人都是聪明的人,他们知道秦定方一定用传音之法对秦顾梅说了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事,所以才让秦顾梅如此忌惮,宁可承受不白之冤也不再当众反驳秦定方。

秦定方为了应付不知哪天会冒出的“爹”,也真是做足了准备。

他将有利于自己的都说完,待“爹爹”反驳时候,他又用传音入密不知对秦顾梅说了些什么。将秦顾梅的反驳扼杀在摇篮之。

看到秦顾梅终于范了,秦定方心如释重负长吁一口气。

秦顾梅对秦定方道:“好自为之吧!”

说罢他正准备转身离开场,秦定方叫道:“爹,血浓于水,我们毕竟是父子。以前的误会也难挽回。这么多年爹爹你东躲西藏也受苦了。请爹爹随孩儿回北府,我会请求我舅舅再既往不咎,你与我娘也摈弃前嫌,我们一家三口从此苦乐融融共享天伦之乐。”

秦顾梅冷笑道:“天伦之乐?我怕我秦顾梅回去死无葬身之地呢!”

秦定方一脸苦笑模样。

“看来爹爹真是受林屹蒙蔽太深了。我也不强求爹爹,待我解决了和林屹之间的恩怨后,到时孩儿和母亲接爹爹回家。”说到此处,秦定方又飘了林屹一眼,用一种嘲讽口吻道:“孩儿是担心,林屹日后用爹爹你威胁孩儿,让孩儿投鼠忌器呐。”

秦顾梅道:“除了你和你那个卑鄙无耻的舅舅还有娘威胁我,天下也再不会有人威胁我了。”

秦顾梅说完用愤然看了一眼大棚坐的蔺天恕。

秦顾梅范了,蔺天恕此刻慌乱的心终于安稳下来。

他此刻脸浮现一缕得意神色。

这神情让秦顾梅恶心,秦顾梅转身朝己方阵营走去。

左朝阳也跟着秦顾梅先下去。

林屹尽管不知秦定方用传音之法和爹爹说了什么,但是他知道爹爹心有苦衷。

这局,算是秦定方胜了。

他终于化险为夷了。

但是林屹知道,算秦顾梅没有当场驳斥秦定方诡辨,此事也将会对秦定方造成一些影响。

曾此那些北府旧交,本来念及和秦家往日的情谊才支持秦定方,现在秦顾梅出现,而秦顾梅当众怒打秦定方两记耳光,本来还要反驳秦定方最终欲言又止,其一定另有隐情。

尽管具体真相一时难以知道,但也绝不是秦定方所说那样。

于是那些心存疑惑的门派和武林豪杰纷纷喊道。

“其一定另有隐情!在真相未大白天下时,秦定方没有资格做武林盟主。”

“对,事实不明,我们绝不同意秦定方做武林盟主。”

于是整个场反对秦定方做盟主的声音此起彼伏。

还不断有人加入反对声浪。

尽管北府同盟还有混在人群的北府高手们力挺秦定方,但是他们支持的声音淹没在反对的声浪。

面对越来越多的人反对,秦定方尽管表面镇定,心里已是翻江倒海一般了。

秦定方此刻不得不接受一个冰冷的现实,他精心打的算盘,打翻了。

武林盟主的宝座,与他失之交臂了。

这时南宫世家老爷子在大棚霍地起身,他义愤道:“我是看出来了,不管是林王还是秦王,无论谁做了这武林盟主,江湖也不会太平。无非是想借江湖盟主之尊号令武林灭了对方而已。这武林盟主,不选也罢。让他们爱怎么打怎么打。”

南宫老爷子所言可谓是一针见血。

这时大部分武林人士也都醒悟过来。

异议之声一浪高过一浪。

林屹本来是搅秦定方的武林大会的,他根本没有想做武林盟主的念头。

林屹露出胜利微笑。

秦定方则露出让人不寒而栗地冷笑。

事至如今,这选武林盟主的大会也再难开下去了。

墨如山便宣布停止选举武林盟主。

这时林屹环视群雄开口道:“既然大家对选武林盟没了兴趣,那大伙也别都散了。接下来的事,我想在场所有人都会非常感兴趣。”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37/37495/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