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追杀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追杀

手机阅读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安争把手从自己所在的方格子伸出去,结果手出现在距离他至少两把米之外的一个方格子里。如同被肢解了一样的安争居然还在笑,看着卧佛笑着说道:“怪不得你自己都觉得好玩,确实很好玩。”

卧佛的脸色已经变了。

“你......为什么不死?”

他很认真的问安争。

安争摇头:“很怪,我为什么不死?”

卧佛脸色纠结起来,更认真的和安争商量:“你死一下好不好。”

安争道:“你这句话说的不太对,死不是一下一下的,要是能死一下死一下的那样,我不介意死一下给你看。要不,你死一下给我看看。”

看卧佛的表情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你这是不讲道理,你明明该死了的。”

安争鼓励:“你再试试?”

卧佛点头:“我再试试。”

他双手移动方格子的速度更快了,空间和空间叠加带来的撕扯力也越来越大。本身能够将空间移动叠合摩擦已经是一件非常变态的事,而安争在这样的巨大的撕扯力之看起来居然没有任何问题更变态了。

卧佛似乎被逼出了怒火,随着手的动作越来越快,方格子也越来越小。原本一个十米左右的方格子突然之间分化的更厉害了,变成了两米一个,后来是一米一个,再后来是半米一个。

世界是由很多半米一个的方格子组成的,这更恐怖了。如果说之前安争承受的是空间叠加的那种撕扯的力量,那么现在安争承受的更为猛烈。半米一个方格子,已经可以把安争的身体分开了。

安争终于不是站在那不动了:“这样不好,这样下去我可能一抬头看到自己的裤裆。”

卧佛居然笑出来:“你他妈的能不能认真点,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安争道:“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乃至于整个修行界的绝大部分修行者来说,你的功法是一个漏洞般的存在。没有人可以抵抗这种撕扯空间的力量,你已经站在必胜的那一边。然而对于你来说,我是你这功法的漏洞啊......你的力量如果在强大一点,能把我切开了,但现在不行。”

安争忽然一迈步回到了地面,在他移动的同时,他刚才所在的地方变成了好多更小的风格子,如果他不动的话,他现在已经四分五裂了。或许真的如安争说过的一样,他抬起头会看到自己的裤裆。

“你是怎么出来的?”

卧佛下意识的停下手,不再移动那些方格子。

“因为我你快几秒钟。”

这个时候卧佛才注意到安争的右眼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了,睁着的左眼里有三颗暗紫色的星点正在迅速的旋转着。因为转动的速度太快,已经形成了一个紫色的光圈。

“时间?”

卧佛显然楞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快来扶我,咱们快走。”

他带来的那些手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佛宗自己放弃了继续战斗。从其他人的角度看来卧佛是完全占据风的,此时突然不打了转身跑,让他们很难理解。

“他是个变态,我打不过他。”

卧佛跑起来的时候,那一堆肉一层层的颤,很有层次感。

安争:“你真的是太懒了,这也不好。”

下一秒,在卧佛马要登那轿椅跑路的那一刹那,他忽然站住。因为他看到安争坐在轿椅,正在看着他笑。

“我打不过你,我已经认输了。”

“你和我之间是以胜负为目的的交手吗?”

“为什么不能是呢?”

卧佛很无赖的说道:“我不是没能打得过你吗。”

安争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是你现在占据风,你一定不会说这是以胜负为目的的交手,而是以生死为目的。你是来杀我的,所以能不能拿出点一个高手应有的风度来?”

卧佛:“要个屁的风度,能跑路才是要紧的。”

“你怎么跑路?”

“你知道吗?”

卧佛看着安争的眼睛说道:“我这个人其实一直很怕死,所以我最初研究空间修行功法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是逃命用的。”

他的手往左一指,左边的空间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黑洞。安争看向那边的时候,卧佛却突然冲向了右边。他右边身边的空间好像打开了一扇门,卧佛一闪身进入了那扇门里面。大概几百米之外,空间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卧佛从里面出来,居然还朝着安争做了个鬼脸:“你杀不了我的,等我回去再想想用什么办法杀你。”

安争居然发现这个人骨子里有些贱。

卧佛再次一伸手,身后出现了一个洞,他后退进去,下一秒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远处城墙了。他可以任意打开一个空间穿行,然后出现在任何他想出现的地方。

安争忍不住叹了一声:“有这样的本事,居然这么逃了?”

卧佛确实逃了,丝毫也不后悔。

他回到金陵城皇宫里的时候,脸色还有些发白,他是真的怕死,他觉得安争有一定的把握可以杀了自己。当他确定之后,没有任何再打下去的欲望。

他正心事重重的往前走着,忽然面前有人拦住他。他楞了一下,然后发现拦住他的人是圣后面前最重要的那个叫七叔的人。

长孙圣后站在不远处,脸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样?”

七叔问。

卧佛摇头:“我跑了。”

“你杀不了他?”

“杀不了。”

“这个世界论境界你可能算不一流,但论杀人的手段没几个及的你的。之所以当初陛下那么重用你,连方争都能放弃也不放弃你,正是因为陛下知道你更有用。可是现在,你居然不战而逃。”

卧佛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不战而逃?你说的不是这次吧,那应该是下次。我的空间力量确实很厉害,我自己很清楚。但是安争可以提前几秒钟预料到我的下一步行动,我怎么打?我要挪开的空间他都能预判,如果不是我后退的速度足够快,我可能已经死在城墙下面了。”

长孙圣后的脸色一变:“时间?”

“时间!”

卧佛确定的说道:“是时间的力量。”

七叔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只有几秒钟的预判,还好。”

“你懂个屁。”

卧佛说话丝毫也不给七叔面子:“几秒钟,那已经是难以弥补的差距了。”

长孙圣后摆了摆手:“你退下吧,七叔说几秒钟还好,是还好。去守着陛下闭关之处,他用的人,看来一个都指望不了。”

“七叔,你去吧,可有把握?”

七叔沉吟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若真的只有几秒钟,我应该有七成的把握杀了他。”

长孙圣后问:“把握何来?”

七叔道:“速度,是唯一影响时间的东西。当速度到了一定地步之后,时间会被改变。他可以预知几秒钟之后的事,但我的速度足够快的话,那几秒钟能被我弥补回来。”

“去吧。”

长孙圣后转身往回走了:“纵然陈无诺有千般不对万般过错,他依然是圣皇。纵然我对他失望之极,但我依然是他的妻子。我还是这大羲的皇后,我不能让他倒下去,不能让大羲倒下去。”

七叔嗯了一声,转身离开。

卧佛离开了皇宫之后一路往圣堂那边走,身边没有了人搀扶,所以他路回去变得极为辛苦。他一边走一边骂街,骂安争,骂的非常难听,这辈子所掌握的所有恶毒的词汇都骂出来了。在这时候他发现大街边居然停着一辆马车,他立刻变得欣喜起来。

“看来还不是那么倒霉。”

他一屁股坐在马车,摆了摆手:“去圣堂。”

“大人,你......你得给车费。”

“你知道我是谁吗?”

卧佛楞了一下后被气乐了:“你居然跟我要车费?”

他本想杀了这个不开眼的车夫,想了想自己又不会赶车所以放弃。沉默片刻之后他从袖口里拽出来一张银票丢在马车:“足够你过一辈子的了,赶紧走。”

车夫回头,将草帽摘下来:“我要的车费可不是钱。”

卧佛忽然向后翻了出去:“我操-你-妈......有完没完。”

他真的很胖真的很虚弱,可是刚才往后一翻那一下,快到了极致。他不再笨重,好像一团棉絮似的那么轻,飘落在地然后转身跑。

车夫将草帽扔出去,身形一闪到了卧佛面前,一拳轰向卧佛的胸口。

卧佛这次没有避让,往前一挺肚子。他的肚子实在太大了,肥肉动起来好像一层层的水浪似的。他往前一挺肚子的时候,把肚子的肥肉全都甩了起来,恰到好处的挡住那一拳。拳头砸在肥肉,然后拳头被吞没了。

“你真的以为这一身肥肉都是累赘?”

卧佛笑起来,因为他的肥肉将那拳头的力量全都消耗掉了,而且拳头打在肥肉还陷了进去,现在拳头想拔都拔不出来。

“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目的的,我的没一块肉都是有用的。”

卧佛出手如刀,横着斩向面前那车夫的咽喉。

“你欺人太甚了,我只好拼一把杀了你。”

掌刀横扫,那车夫拳头被吸住撤不出来,所以这一刀怎么都不会砍不。然后,确实没有砍。因为陷在肉堆里的拳头炸开了一团紫色的太阳,直接将那一层肉都烧焦了。

安争忽然一动,挡在了左边,卧佛打开的空间之门被他挡住。然后卧佛改变方向,安争又一动,再次挡住。不管卧佛往哪边开门,安争都会提前一秒钟挡住他。

卧佛有些绝望。

“为什么?”

他问。

安争认真的回答:“因为我觉得不杀了你的话,你将来可能会有机会杀了我。”

他笑起来的时候和坏人一样一样的:“这个理由,排在你本该死之前。”

底部字链推广位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36/36748/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