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人心离散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人心离散

手机阅读

“左风小友,你此言可有把握,真的只有半日时间?”斯蛮拓眼角颤抖,一把抓住左风的肩头急切的问道。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也许是因为太过紧张,斯蛮拓有些用力过猛,使得左风一阵龇牙咧嘴,斯蛮拓这才急忙收手。

苦笑着看了一眼面前的斯蛮拓,又看了看身边围拢的其他几个人,左风无奈的说道:“大头人,诸位,那可是九阶化形凶兽,对方的实力你们也都亲眼目睹,我如何能够准确判断出对方的具体情况。”

微微一顿,左风忽然又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这半日时间我相信算不准,也应该相差不会太多,有这样一个大概时间,大家好为下一步决策做个参考。”

目光扫过城外的漆黑夜空,漫天乌云遮蔽星月,因为这时间是幻空所给,所以也只有左风对这半日之说深信不疑。无奈的摇了摇头,左风继续道:“咱们现在以半日,三个时辰为限,如果有什么手段和建议,我想还是趁早拿出来吧。”

左风声音落下的同时,已经转头向着身边的众人看去,斯蛮拓面沉似水,看其闪烁的目光,此时应该也是脑一片混乱。

其他几人已经不只是神情慌乱,那眼底之闪烁的是一种绝望,那种面对必死之局时的绝望之色。

恰在这一刻,城下有武者匆匆来到,能够在此时到城墙的人,也必定有着其特殊的身份。

只不过对于这来到的几名武者,在场所有人都并未多加理会,直到来人缓步走到人群边缘,分别走向城主陈良和珂刹,伽垭两部带头人的身边,才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几人靠近而来,小声的伏在各自一方的主事者耳边,轻声的交代着什么,几人脸先是闪过一抹浓浓的震惊,随后是满脸怒容的转头向着斯蛮拓看去,眼底之都有着一丝难掩的敌意。

如左风,琥珀和幻空是知道内情者,因此只是通过几人的神情变化,已经明白是那些叛徒的死讯传来。而且在那些叛徒死讯传来的同时,监视那些叛徒,以及守在城主府的人全部折损这件事,自然也都清楚的知晓。

原本这事无伤大雅,如果没有出现那两只九阶凶兽的意外情况下,这些也只会是小插曲而已。可是现在情况完全改变,左风隐隐的已经察觉到了一丝不妥。

而听完手下人汇报的陈良,已经转头等着斯蛮拓说道:“大头人,你这究竟是何意,那些人既然放入城内,你为何又要搞出如此手段将他们击杀,你们伊斯德部做事难道以这种规矩?”

与左风一样,斯蛮拓也隐约感觉到,面对眼下的局面,自己原本的处理方式似乎有些欠妥,可是面对陈良的质问,他还是语气平静的沉声说道。

“原本我觉得那些人十分可疑,因此我是不赞成让他们入城的,只是因几位一再要求,我才不得不加以妥协。可是那些人情况不明,我为了全城的安危使用一些手段来应变,难道这还有什么不妥么!”

珂刹部的小头人律津眼神一寒,冷笑着说道:“哦,所以你你已经猜到这些人有问题,却偏偏让我们放松警惕,任由对方直接将我们的族人击杀。”

在律津旁边的是伽垭部的小头人休朵,他显得更加愤怒,因为看守的主要负责是由伽垭部派出的人手,也是说他的损失要大的多。

此时听了律津的话,更是怒不可遏的说道:“明明你看出了问题,并且还准备好了手段对付他们,那为何却不让我们多加提防,你这分明是借那些人的手,来消弱我等几人手的实力。”

这休朵个子不高,却是矮墩壮实的模样,耳朵佩戴了两个巨大的铜环,一眼看去是草原人战士的打扮,性格为人也更加直接,此时愤怒至极下一口道破了斯蛮拓的用心。

看着斯蛮拓脸一阵红一阵青,那尴尬之,又隐隐有着怒火迸发的模样,左风也是忍不住暗叹了口气。他已经看出,这些人绝不是简单的向斯蛮拓集体发难如此简单,应该还有着其他的目的。

如果事情正常发展,斯蛮拓可谓算计的很不错。七阶凶兽带着一群凶兽大军攻城被阵法摧毁,城内作为内应的叛徒被连根拔起。整个菊城失去了最大的威胁,伊斯德部落这个实力最强的势力,能够顺利掌控局面。

可如今情况却有了根本性的变化,九阶凶兽的出现让菊城变得岌岌可危,加之前的行动也的确让另外两伙人极其不满,一切矛盾也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开来。

强自压下胸的怒火,斯蛮拓沉着脸说道:“有左风小友布置的阵法,这菊城到现在还固若金汤。刚刚的情况你们也看到,那九阶凶兽也被阵法所伤而退走,咱们只要齐心合力守在这菊城,相信一定会渡过眼前的难关,大家……”

那律津一抬手,阻止斯蛮拓说下去,直接开口说道:“大头人不要痴心妄想了,那后来的九阶凶兽轻易破开阵法,你难道认为我们都瞎了不成。之前退走也是因为要救同伴而已,等到那家伙下次返回,这菊城绝对会是生灵涂炭,人间炼狱般的模样。

现在这种时候,咱们大家各自分散逃走,趁着对方全力为同伴疗伤无暇分身的机会,也许还能够攥得一线生机,我们珂刹部落不准备留下来了。”

“说的不错,斯蛮拓大头人若是想要保住伊斯德部落的强者,最好也能同我们一同离城分散逃走,不然……哼!”休朵脑袋晃动的开口,耳边一双铜环不住的晃动,对斯蛮拓并未有半点的客气。

这律津和休朵,是珂刹和伽垭部落大头人的儿子,虽然地位和身份斯蛮拓差了一些,可是算起来在各自的部落也是有着绝对权柄之人,如今菊城这番情景,他们两个也是再没有半分客气。

两人说话之际,城主陈良却是眼神闪烁不休,时而看看斯蛮拓,时而又会在律津和休朵处停留,不过他也并未忘记偷偷观察左风的神情。

这陈良十分狡猾,实力在这三方之最弱,因此他也不急着开口。虽然心同样萌生了离意,可是这几日左风带来的各种迹,也让他心隐隐有着一丝期盼和犹豫。

如果能够留在菊城抵抗凶兽,自然要带领手下离城逃走要强的多,可是若这菊城真的守不住,那离城而逃也许还能够为自己和手下争取一条活路。

几人交谈的时候,左风虽然一直保持沉默,可是他的心神却并未放在几人的交谈之。几人的目的已经很明显,是借着眼前的局面,准备大家一同弃城而去。

在左风脑海此刻正在思索着,对于眼前菊城现有的阵法,左风知道是绝对无法抵抗凶兽的攻击,那么摆在面前只有两个选择,其一个是眼前几人说的离城分散逃走。

如果将所有武者分散开来逃走,姑且不论对方能够运用空间穿梭,能够有几个顺利逃走。相信舌同冥夜简单交谈一番后,是满城之人它们都不理会,也绝不会放过自己和琥珀,那是涉及到幽冥一族全盘计划被破坏。

这可不仅是陷空之地盗取地之精华失败,更是包含了那血肉浮屠的凝炼失败,凶兽幽冥一族整体踏入坤玄大陆的计划。

所以这第一个选择,其实对于其他人来说,都还在考虑的范畴之内,唯独对自己和琥珀不能。

那么摆在面前的只剩下一个,是利用菊城现在的阵法,利用幻空脑子的知识宝库,在这菊城做最后一搏。

目前出现的两只九阶凶兽犷修和舌,应该是幽冥一族派到陷空之地的全部力量。假如对方还有隐藏的强者,那么舌离开的时候也不会丢出那样一番话。

此刻陷空之地的幽冥一族损失极为严重,估计四,五,六阶的凶兽已经凑不出多少,七阶凶兽冥夜这一次损伤不轻,短时间内已经构不成威胁。

那个犷修情况更加糟糕,据幻空说能够保住性命很不错,如此也可以从对方的战力之排除在外。

算来算去,对方只剩那叫舌的家伙,只要能够应付得了它,自己等人的危机差不多也能够暂时解除。

这边左风不断思索的神情,看在陈良的眼,明显是心半分把握都没有,这让他也是最终下定决心。

“斯蛮拓大头人,这菊城虽然是我玄武帝国所有,可如今凶兽幽冥一族入侵,这城我实在无力守御。若是斯蛮拓大人同我等一同离城,这菊城归属将来再议,若是斯蛮拓决议留下,只要菊城在伊斯德部一天,我绝不会再来此地。”

陈良缓缓抱拳,说完之后还不忘了恭敬的深施一礼,一番话更是说的冠冕堂皇。身为一城之主他却要弃城而逃,这件事若是传回玄武帝国,对于他也会非常不利。

不过他却在言语之间玩了个小花招,若是斯蛮拓同样选择逃走,那将来这菊城一定要拿回来。而斯蛮拓若是选择死守,结局必然是被那九阶凶兽击杀,这菊城到时候他陈良自然还有道理取回来。

看着面前的陈良,律津和休朵,斯蛮拓眼神也是渐渐阴冷下来,人心散了,这几个带头者也是铁了心带人散伙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17/17956/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